关于我们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 魅力课堂 >> 魅力女人
品茶的情调
日期: [2008-6-6]   

    有一阵子,常和朋友去茶楼品茶。现在的茶楼,不似旧式茶馆,大都装有现代电子音响设备,且满大街都是,有的就称为音乐茶座。茶楼的风格不同,但大多都很雅致,因而就有些品味,有些情调。置身其间,若有若无的轻音乐常在你不经意时流入你的耳廓,让你感受到一种文化的氛围。
 
     茶文化的确不简单。从古到今,品茶都是文人墨客必不可少的生活之一。品茶品出的脍炙人口的佳句名篇数不胜数,很多都能让人产生共鸣,譬如“饮罢方舟去,茶烟袅细香”,“夜扫寒英煮绿尘,松风入鼎更清新”,“茶烟一缕轻轻扬,搅动兰膏四座香”,“不待清风生两腋,清风先向舌端生”等等。所以,朋友常说,茶楼是聊天会友的好去处。而我却不太喜欢现在的茶楼。如我愿,当在背山面水的乡间筑一茅屋,有一茶童专事敲火烹茶,再有仨俩朋友,而后海阔天空,任日影慢慢滑过,方才是会朋接友的好去处。朋友便笑说,太雅,只能偶尔为之。久居城市,还是茶楼好。我也笑说:并非真雅士。
 
     其实,不论雅和俗,茶文化都浸透到了历史的角角落落、生活的方方面面。岂止文人,普通百姓的喝茶也是有着另一番情趣的。有时翻阅野史笔记,常有心得。清代各地的茶铺都很多,在茶铺聚集的人们,用不着正襟微坐,喝茶的姿态也各有千秋,甚至喝茶的茶具也可随意,那种“有盛以壶者,有盛于碗者,有坐而饮者,有卧而啜者”的状态,着实描述了茶铺和茶客间的一种亲缘,使每一个来到茶铺的人都感到了轻松和随意。因此,不仅是男人,妇女们也是茶铺的常客。然而,看《清稗类钞》,看到了一个故事却着实让人为下层女人们鸣不平。说的是在同治、光绪年间,苏州有一个叫谭叙初的藩台不知哪根神经出了毛病,竟然下令禁止普通百姓家的女人和大户人家的婢女、女仆入茶铺。但因为苏州民间饮茶相沿成俗,令行而禁不止,使这位藩台丢大了面子。一次出门,恰遇一婷婷女子将入茶铺。他让人喝住女子,问明身份,原来是一位大户人家的仆女。藩台遂对女子说:我以禁矣,何得复犯?女子无语。藩台灵机一动,强令女子脱下鞋子光着小脚回转,看着女子艰难而缓慢的走姿,恶作剧似的讥讽道“汝履行如此速,去履必更速也!” 这个愚蠢且残酷的藩台,其实不懂何为品茶。因此,这段故事不胫而走,传播士林,成为茶客们讥笑无德官员的笑谈。
 
     民国时期,武汉三镇有各类茶馆数千家。由于饮茶的历史悠久和风气普及,注定了茶楼本身的多功能,汉口是商业城市,茶馆便也成了生意人获取信息的场所之一,充满了商业气息。闹市之外的茶馆,都是菜农、菜商结账、休息和打听行市的地方;闹市中心的茶馆也是交易场所。当然,茶馆不能有大的买卖,只能是小巧玲珑的鸟雀生意。雀笼点缀着茶馆的风景,鸟雀的鸣叫和茶汤的雾气滋润着茶馆的生意。从事体力劳动的人们收工后也上便宜的茶馆喝大碗茶,休息、聊天或分账。
 
     看来,不仅仅是品茶,喝茶也须坐在茶馆里才有味道的,不然,怎么会有“泡茶馆”、“打茶围”一说呢?就是今天,每逢节日,领导为了表示对群众的关心,不也要来一个“茶话会”交流感情么?所以,茶楼当雅俗共赏,进入茶楼,最好不要听见“欢迎光临”,一句“客官,来杯茶吧”足矣。
 
     不止是中国人讲究喝茶的群聚性,欧洲人自从学会喝茶后,也如此!不过他们的称法更雅致一些,称为上午茶和下午茶。欧洲人中最喜欢喝茶的是英国人。自喜欢喝茶的葡萄牙公主凯瑟琳于1662年嫁到英国成为皇后以来,英伦三岛便茶香弥漫,饮茶的时尚进而演化成了不可更改的生活习俗。每日的下午4时,英国人家家户户都雷打不动地围在一块喝下午茶。对英国人热衷于喝下午茶,英国大作家萧伯纳曾经非常幽默的作了一个小小的注脚:“破落户的英国绅士,一旦卖掉了最后的礼服,那钱往往还是用来饮下午茶的。”而那些用不着卖掉礼服的文人们便穿着礼服在下午茶的时间里群聚沙龙。由于这种文学沙龙以茶为主要饮料,文人在此的清谈,便被冠以“茶杯和茶壶精神”。就是在这样的沙龙里,一位英国作家端着茶杯说了这样一句话:“文艺女神带着酒味,茶只能产生散文。”
 
     其实,英国作家的话不完全正确.茶岂止只能产生散文.据说,剧作家老舍特别喜欢坐茶馆,坐茶馆写出来的名剧《茶馆》是清末北京茶馆的缩影,其深刻的思想和高度的艺术通过《茶馆》表现得淋漓尽致。曹禺也爱坐茶馆,甚至讨论剧本也要安排在茶馆里进行。想想茶馆里竟有震颤人心的《雷雨》,中国文人对茶的理解就比西方文人要高明多了。中国的文学艺术应该是酒味茶香,兼而有之。
 
     其实,英国的文人不应该对茶只有简单的理解,大凡文人,都应该有一点历史知识。而稍稍有点历史知识的人便会知道,英国的政治家们品到了茶的另一番苦涩。茶叶不单单改变了英国人的习俗,也改变了英国的政治家们在世界上呼风唤雨的霸主地位。早先,美国是英国的殖民地,英国人曾逼着美国人优先销售英国人运来的茶叶,又用茶叶税控制美国人自己的茶叶销售。美国人恼火了,他们冲到大海边,把停泊在波士顿港湾的英国茶船上的茶叶一股脑地倒进了大海。北美独立战争的导火线就这样沿着茶叶燃烧起来了。战争的后果之一是美国人从此不喜欢茶,在美国人的茶室里,顾客们至今还是只吃冰淇淋、喝咖啡和别的混合饮料,茶的品用率极低;后果之二是英国人丧失了一个特别重要的殖民地,英国的世界霸主的地位开始动摇。如今,英美的地位早就颠倒了,在国际事务中,英国人总是跟在美国人的屁股后面行事。茶叶还单单是茶叶么?
 
     喝茶的好处有很多,1660年,英国人的茶叶广告上就有“这刺激品,能驱疲倦,除恶梦,使肢体轻健,精神饱满,尤能克服睡眠,好学者可以彻夜攻读不倦。身体肥胖或食肉过多者,饮茶尤宜。”但这个广告上还漏掉了一个最重要的好处,就是喝茶能够长寿。唐宣宗时,有一个僧人活到了130岁。唐宣宗曾前往拜访,问僧人服什么药得以如此长寿。僧人回答说:“从来不知药味,只是偏好喝茶。”唐宣宗遂令随行大臣赐给僧人名茶50斤。宋代喝茶的蔚然成风不知与此有没有关系。
 
     中国南宋时期的杭州,茶坊业最为发达。当时的茶坊,非常重视店内环境的烘托,店内的花架上放着奇松异桧等物以装饰店面。茶坊内的茶博士,当炉敲打响盏叫卖,拖长声调,如歌声悠扬,以招徕顾客。当时的茶坊,因接待的顾客身分不同,可分为三类:第一类就是读书人、士大夫做官者聚会的场所;第二类是生意人谈生意的场所;第三类是花茶坊,是借茶坊之名开妓院的。当时杭州最有名的一家花茶坊“王妈妈茶坊”被人称为“一窟鬼茶坊”。一些高官子弟在此大把大把地花钱。看《水浒》,没有谁会认为开茶坊的王婆是好东西,她不仅毁了潘金莲,毁了武大郎,自己也没落个好下场。这个王婆的真实原型就是一窟鬼茶坊的王妈妈。
 
     最近,曾去过杭州,发现杭州街头也开了很多的茶楼。茶楼重现了南宋时的遗风,装饰上尽量复古,茶艺小姐着古装,弹奏古筝,所弹曲目也以古典居多。但走进茶楼,才发现此喝茶非彼喝茶,这里的茶楼已由一杯清茶跃过了一杯清茶加一些消闲果的阶段,变成自助式餐厅了。不单单是杭州,福建、广东等地也都如此。茶客进了茶楼,按人头付出几十元钱,就可以任意选取食物和水果了。因此就有不少茶客在午餐或者晚餐前进入茶楼。仨俩好友,付了一次茶钱,既喝了茶,聊了天,又省了饭钱,还有了环境,可谓一举多得。这种喝茶丢失了品茶的本质,变成了纯粹商业性的营生,这喝茶的意思就淡多了。
 
     一年岁末,在一家茶楼听到了《采茶舞曲》,特别高兴。说真的,茶叶与音乐戏曲也有密切的联系,湖北的黄梅很典型。黄梅的挪步园云雾滋绕,茶园颇多。唐代茶圣陆羽曾带弟子路过,见此景欣然说:此乃“茶经地也。”黄梅出名茶,也出歌手。有句话叫做“黄梅石头会唱歌”。在黄梅,“老稚相与歌于野,商贾相与歌于途”是平常事,甚至还传说一个叫做破额山的地方有一块神奇的唱歌石,那些五音不全的人只要在这块石头上躺下,就能妙解音律成为歌手。每年阳春三月,成群结队的采茶女边唱歌边采茶,由此有了采茶歌,由采茶歌又孕育了采茶戏。也许正是因为茶叶是由女子们边唱歌边采摘的,品茶时想到采茶女便很自然,这大概是苏东坡说“从来佳茗似佳人”的由来吧!由此看来,品茶似乎还要与音乐、舞蹈、戏曲、美女联系在一起才够味的。
 
     现在很多的人都认为安徽是黄梅戏的艺术之源。其实黄梅戏的老家在黄梅。黄梅戏就是从采茶戏发展而来的。在黄梅县黄梅剧团的档案室里,陈列着几百种黄梅手撰戏剧本。这些剧本仿佛就是历史的脚步,引导人们见识黄梅戏是如何从采茶戏一步步发展而来的。安徽的黄梅戏就是黄梅的民间艺术家带到安徽去的。想想吧,由茶、采茶歌、采茶戏进而衍生出了《天仙配》、《女附马》等一系列影响了几代人的地方名戏。这茶文化哪里只是咂咂嘴唇喝口水那么简单呢。
 
     走近茶楼,才知道,品茶不仅是品茶,还可以用茶的文化底蕴为自己添一抹神韵,用茶的清香之气冲淡生活的烦恼,松驰绷紧的神经,充实自己的情感。对酒当歌,对茶恣情。因此,朋友相聚,知己相逢,不妨走进茶楼去品茶。当然,还要品味融入茶中的文化、风俗及音乐,果真如此,品茶才算有了情调。
  八斗文学(http://www.8dou.net)

分享到:
 [收藏]  [返回魅力频道首页]
  相关延伸阅读   频道随机精选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意见与建议 | 公司网站 | 友情链接
陕ICP备07501458号   QQ:570315961 点击这里和我交谈或者留言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Copyright 2007-2008 www.qxuc.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