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学修养休闲生活经济前沿佛语禅心世界风情
  当前位置 >> 读书女人 >> 世界风情
陕北风俗--窑洞源渊
日期: [2008-8-22]   

    陕北窑洞如眼,一颗颗眼眸中深藏亘古,溯写着源渊,灿灿地生出光来,逼视我们去穿越时空,翻障断崖,凿开尘埃,走进它寻找曾经的逝水流年,探索透晰它原始的模样。

    《庄子•盗跖篇》中说:“古者,禽兽多而人民少,于是民皆巢居以避之。昼拾橡粟,暮栖木上,故命之曰有巢氏之民”。意为:古时禽兽多于人,人不得已居于树上。白天满地捡拾橡粟果腹,夜间再复树上栖息,以此如禽筑巢,得名巢氏,涵盖古人尔。如此亦或几百万年,至约五十万年前,我们称其为新石器时代,人类的直系祖先取代了灵长类动物,才从树上跳了下来,双脚落在地上,这是一次艰难而必然地选择。

    他们用一桩桩肉体支撑起禽兽的血盆大口,反过来用棍棒围捕驱赶了禽兽,占据了它们巢居的洞穴。窝居于其夏可避雨防酷躲雷电,冬可怯风挡雪御严寒的山洞之中。当一次旷野大火燃起之后,知者发现了烧烤了的动物肉比原来的好吃,从此山洞里飘出肉香,人类结束了“茹毛饮血”的时代。穴居与火一样,使人从自然力量的支配中走进了农业生产。

    农业生产的出现,迫使人们走出山洞,到平原或丘陵地带去开创更适合他们生存的田园式定居生活。他们先占山崖石洞,再掘地穴居,再支撑兽皮为舍,再垒木成棚。直到有一天脱坯烧砖,建瓴成屋。

    然而,有一个群落他们固守在黄土高原上,在千沟万壑的崇山峻岭中苟息繁衍。经考古发现,轩辕黄帝部落活跃在陕北大地时,用作藏身的人工洞穴,正好记录、透露了这类原始穴居的信息,成为华夏文明的人文始祖。我们年年拜他,岁岁祭他,在那叩头仰首间,幌幌地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一孔孔窑洞。他们如蛰伏在阵地上的战士,目光炯炯逼视前方,似在默默地述说着他们的曾经。

    从那些天然浑成的窟穴年轮中,考古工作者发现了他们的年龄,至少应该在中国的史前史之前,即母系社会向父系社会过渡阶段。从遗落在地下的化石上找到了他们生活的部分片断,他们引火烧烤兽肉,熟食稼黍,群居于此,繁衍出一个部落。在向外扩张的同时,他们不安于石窟穴居,潮湿和阴冷逼迫他们去开拓更适合于生存的处所。

    当他们偶然发现被雨水冲刷,形成的天然土洞内,大熊(后被奉为图腾)酣然入眠,自在舒坦。便在一片驱赶厮杀声中,“鸠占鹊巢”似的置身其中。倒觉得夏凉冬暖,四季温润。走出洞口绿树掩映,溪水潺潺。登顶举目四望,松柏如海,禽飞兽奔,旷野一片生机,正好安身立命。

    从此,以黄帝为首的“陕北部落”进入了“上下五千年”的中国文明史。按历史学科断代划分,大致可分为史前史、古代史、近代史、现代史等。这个时代在考古学科上称之为新石器时代,包括仰韶文化、龙山文化。他们在陕北大地上繁衍生息,遗散下并不太多古迹遗址,且以陶片,石器为常见,这些千古之迷给考古界留出了探询不尽的课题,等待他们去揭示,去破译。

    “一九八七年,在延川县延水关镇杨家畔村发现了一处黄帝时代的窑居遗址,被命名为柏树畔遗址。该遗址总面积约两万多平方米,遗址中心地带发现了窑洞一孔,宽五米、高一米七。窑顶为弧线形,其顶、壁、底面均涂抹白灰面(考古学上称为居住面),窑口右侧地面有烧焦痕迹及积灰,左侧窑口有不规则碎石块一堆。”

    这段记载告诉我们,首先陕北人居住土窑洞始于新石器时代,有数千年的窑洞文化。其二,只有在农业生产有完全供给的情况下,永久定居生活才有可能。只有定居方式的发现,证明人类向文明迈进了一大步。其三,只有在当时人口急剧增加的情况下,人们的居住条件大为改观,结束了人们赖以生存的利用天然居所,人们开始改造环境,开辟多途经居住条件,其中窑洞式住宅,便随着当地自然条件而产生。掘土而居乃人类建筑文化的母型。近现代一切建筑形式都可以说是这一母体的繁衍,论建筑起源,窑洞当属领先。

    “黄水飘天”的水灾在陕北民间广为流传,从陕北境内所分布的史前文化遗址现状判断,确有黄水飘天的事情发生过。特别是在龙山文化时期,遗址中心位置都处在山峁之巅,特别是白灰居住面,都发现在半山腰或山顶部,这一现象表明,陕北黄土高原曾有过多次特大山洪暴发性自然灾害,形成了灭顶之灾,只能将居住地选择在地势高的山顶。这种天灾一直延续到大禹时代才被制服。所以“高高山上挖窑洞,深深沟底寻水吃。”这一现象在陕北随处可见,这是陕北人与自然抗衡求生存地必然结果。抬头仰望这些鱼鳞般的土窑遗迹,它会默默流泪,哭诉伤悲。

    由石窟让位于投工少,见效快,经济,方便,简便,使用寿命长的土窑洞也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然而,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充满贪欲的人类永无止境的填充着自己。土窑洞基本成为悲壮的过去,

    经过几千年的缓慢发展,原始洞穴逐步成为定型的土、石、砖窑洞。据研究,石窑洞出现不会晚于先秦时代。这时的窑洞已不再是黄土山上挖个洞洞,遮风、避雨、取暖的简单功能,逐步向美观、适用、坚固的趋向发展了。且这一风俗也向规模化,庄园型靠近,渐成风气,互为攀比,奢侈豪华气息充斥在这些窑洞中间,让人生出徐徐感叹来。

    如张闻天在《米脂杨家沟调查》,郭冰庐先生在《窑洞风俗文化》等书中对陕北地方窑洞就有细微描述:杨家沟因有钱财修建比较豪华的窑洞式庄院。马氏庄院有多处四合院,错落有致地散布在杨家沟的山坡邦梁之间。每一个四合院既互为独立,又可连为一体。主院皆有堂号,诸如中正堂、依仁堂、裕仁堂、迎仁堂等十多个,另有祠堂、学堂,可谓气势恢宏,大气磅礴,是全国罕见的一个村庄。还有姜氏庄院。“癸山丁向”,坐东北向西南,从山脚到山顶分为三个既连通又独立的院落,组成一个大型群体。有涵洞,寨墙,井泉,地窖。大门额题“大夫第”的书房院,也有“明五暗四大厢窑”的主院,还有额题“武魁”的中院,三院自成一体,互相联结。再看常氏庄院。庭院分上下四合院,下院有对称倒厅房及耳房,两偏院,东西为畜圈,碾磨院,前院方石铺地,泄洪排水系统精巧而隐秘。诸如此类记载,在地方志中比比皆是,可见陕北窑洞在考古、文学、生活和建筑领域中占据的地位和价值了。

    价值终归为一种定量标志,是一个科学的评判量化。窑洞只所以被定为原始建筑基母体系,无论从它的产生、结构、建筑力学都堪称活化石是有一定道理的。窑洞拱顶式的构筑,符合力学原理,顶部压力一分为二,散至两侧,重心稳定,合力平衡,具有极强的稳固性。虽经过几辈人,几易其主,雨侵雪蚀,补补修修,仍不失其居住价值。民间也流传着:“有百年不漏的窑洞,没有百年不漏的房厦。”

    陕北窑洞经过几千年的风雨斑驳,一代一代走至今日,在历史的血脉中流淌过辉煌、雄宏、悲壮。但是随着经济的发展,被废弃的窑洞越来越多。原来窑洞主人,被子女接进城市,走出窑洞住进楼房。但他们的心却悬在了空中,不能“脚踏实地”,不得与大地亲吻,那份留恋深深地刻在心底。

    于是,为了重新演绎窑洞文化,在陕北一层层,一排排新型窑洞矗立了起来。远远看去,依山而建,似楼非楼,气势磅礴。走近一看,古今相容,中西结合,庭院宽敞,外观窑洞拱形,塑钢门窗,内里单元布置,装裱得体,水电天然气一应俱全,现代气息不减楼房。既满足了回归窑洞的期望渴盼,又续写了窑洞在陕北文化中的新一页,不失为平衡心理,反璞归真的最佳展示。成为陕北地区新型建筑风格的靓丽看点,再现了窑洞在陕北人心中的重要位置。

    当我查到“窑洞”这个词在汉英词典中的解释为cave dwellings in northwest China 的时候,不禁为中西文化在此处相通、相容感到欣慰,更为窑洞的创始找到了异地佐证,且将窑洞文化源渊向外延伸。同时也为我们祖先驻足于陕北这块土地时,开创了窑洞这一独特的居住形式和建筑风格而感到自豪、骄傲。

    窑洞既是建筑,也是文化。它从远古走来,黄土是它的命脉。它向未来走去,还将生生不熄,永世记载。

分享到:
  相关延伸阅读   频道热文精选
 
 
人为什么怕鬼
[2014-12-20]
幸福是一种生命本质的存在
[2014-12-20]
不要总想表现得比实际情况
[2014-9-24]
为乐趣而读书
[2014-9-17]
爱与恨
[2014-9-11]
新疆旅行,你知道应该注意
[2014-4-19]
台阶的高度
[2012-12-22]
互不相容
[2012-12-22]
成功的时机
[2012-12-18]
木炭和沉香
[2012-12-18]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意见与建议 | 公司网站 | 友情链接
陕ICP备07501458号   QQ:570315961 点击这里和我交谈或者留言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Copyright 2007-2008 www.qxuc.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