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学修养休闲生活经济前沿佛语禅心世界风情
  当前位置 >> 读书女人 >> 经济前沿
捍卫欧元“保卫战”
日期: [2010-5-16]   
 小国希腊成为欧元区陷入国家破产困境的“重灾区”,也是欧元保卫战的导火索。仅占欧元区经济总量2%的希腊,竟将一国债务危机演变为“全球病毒”,甚至让世界经济濒临“二次探底”危险。

  就在欧盟面临“生死存亡”的紧急时刻,欧盟27国超越国家利益分歧,联手多国和国际组织重拳推出7500亿欧元的金融“震慑”计划,全面打响“欧元保卫战”。该计划的推出,可能会成为欧洲一体化进程的一个标志性事件:诞生于危难中的新方案,打破了许多欧元区既有法理构架,一系列规则需重新制定,深陷危机的各国都面临深度改革的现实。

  究竟是谁挑起了这场针对欧元的“特洛伊之战”?是谁将欧元逼至深渊的边缘?从欧元历史的轨迹看,有11年历史的欧元从诞生之日起就面临“内外夹攻”的双重局面。如今,希腊危机让多重“敌人”再次现身。而要保住欧元,欧盟必须鏖战“群狼”。

  欧元区成员发展不平衡、欧元体制的缺陷、美国的刻意打压、投机行为的频现,都成为“捣毁”欧元与阻挠欧元区经济复苏的“元凶”。但欧盟正以自己的行动向世界证明,欧盟不会让欧元体系轻易崩溃。

  战线一:与“欧猪五国”斗

  社会高福利政策难继续

  始于希腊的债务危机,如今正蔓延至西班牙、葡萄牙和爱尔兰等欧元区成员国。近来,四国的主权债务危机正被媒体频频提及。由于四国英语国名的第一个字母合起来,就成了PIGS(猪),因此一些媒体不客气地称为“笨猪四国”。

  当然也有一种说法,就是再加上意大利,成为PIIGS,并将西班牙、爱尔兰、意大利、葡萄牙和希腊五国一并称为“欧猪五国”。这5国由于推行慷慨的社会高福利政策,其经济体本身缺乏竞争力,在税收不足的情况下还依然扩大开支,最终结果只能是财政缺口不断增大。

  在南欧的很多国家,其产业经济结构单一,除了旅游业以及衍生的相关服务业之外,传统的造船、汽车等工业已日渐萧条,新兴产业却几乎是白纸一张。因此,各国政府财政预算在年年见涨的公共开支及福利补贴下,无疑就会捉襟见肘,只好采用“拆东墙补西墙”的举债方式解决。一旦遇着经济危机,连债主们都削减开支时,受到冲击的必然是旅游业,国家现金流慢慢枯竭。

  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次希腊危机的进一步蔓延,正是欧盟区高福利政策难以为继的明证。很显然,欧盟成员国经济发展存在极大差异,要实现欧元区经济的稳定与持续增长,就必须从根本上解决这几个“笨猪国家”的经济结构不合理、公共开支巨大的问题。

  战线二:与“欧元机制”斗

  欧元缺乏统一财政政策

  欧元从诞生的第一天起,就存有结构性缺陷:欧元区货币政策决策权集中在欧洲央行,财政政策决策权却分散于各成员国。在制定经济政策时,各国政府和议会考虑的只是迎合本国选民需要,而不是优先考虑遵守欧元区关系“生死存亡”的各项纪律制度,这种制度安排本身就对欧元构成不稳定因素。而希腊债务危机的爆发,让这一缺陷凸现。

  因此有分析认为,欧元区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不是各国的债务问题,而是欧元货币制度的重建问题。

  由于欧元区融资便利、成本低,再加上经济出现疲态和欧盟监管不严,赤字财政成为大部分欧元区国家刺激经济的主要手段,增发国债便成为各国倾向性选择,这必然对欧元币值产生压力。

  另外一个失衡问题就是,货币红利和货币责任不对等,“搭便车”现象突出。欧元区是由具有共同利益的若干成员国组成的货币联盟,这种货币联盟利益具有公共产品的特征,因此每一成员都有以最小代价谋求自身最大化利益的动机,这就为“搭便车”提供了空间。“PIIGS五国”就是欧元区成果的“坐享其成者”。

  最终带来的结果是,原是希腊等国的坏账,正转移到德法等国的纳税人和债权人头上。这是典型的“借新钱还旧账”的做法。因此有人说,新计划包含4400亿欧元的贷款担保,以及600亿欧元的稳定基金,这些资金绝大多数将来自财政情况较好的欧元区国家。

  从本质上说,该计划并未帮助削减欧元区总体的债务,反而增加了很多新负担,因为德法等国可能被迫为南欧国家的问题债务“埋单”。

  战线三:与“美元霸权”斗

  一场精心策划的货币战?

  有分析认为,两年来的金融危机,包括欧洲的主权债务危机,都源于美国的刻意打压。无论这是不是阴谋,希腊乃至欧元区存在的主权债务危机都意味着,连续数年的弱势美元开始迎来了“喘息”机会,正在修补日益受损的“美元霸权”,这是美国所乐意看到的。

  自欧元区成立后,欧盟取代日本成为与美国实力相当的对手。随着美国不断“印钞票”弥补赤字,随着金融危机的蔓延,全世界都在讨论美元的衰落。越来越多的国家正尝试以其他币种进行国际结算。去年下半年,在外国购买美国国债的数量下降时,穆迪评级公司2009年11月把希腊的评级降低,激发了对欧元危机的担忧,资本转而从欧洲流出,开始转向美元。

  对此,美国著名经济学家和地缘政治学家恩道尔认为:“我们正站在一场精心策划的美国金融战的中心,战争的目的是把岌岌可危的美元再一次挺起。”

  事实上,美国国家债务远超过希腊,现在已超过12万亿美元。谁都知道,美国无论如何都还不了这个钱。单是利息都是每年美国财政的一个沉重负担,但美国却没有被信用评级机构降级过。很显然,全球三大评级公司――穆迪、标准普尔和惠誉,全是美国公司。很多学者惊呼,国际评级的“美国化”,正使美国获益,甚至无形中“控制”了危机发展的节奏。外界普遍认为,评级机构也是引发欧元区危机的部分原因,应该削弱它们的影响力,加强对评级机构的监管。

  战线四:与“投行投机”斗

  投机分子乘机“煽风点火”

  在希腊债务危机中,投行与对冲基金等投资者被指责充当了不光彩角色。欧盟大国法德的领导人认为,投行的投机是“乘人之危”、“落井下石”。

  没有谁比高盛更了解希腊的债务真相。当希腊2002年加入欧盟时,正是高盛把希腊的高额公债通过复杂的金融衍生品交易隐藏起来,从而骗过了布鲁塞尔,得以顺利加入欧盟。而当希腊危机真正爆发时,不少业内人士相信,这很可能是在金融市场几乎无所不能的高盛在转移视线。

  前段时间,世界财经媒体头条都锁定在深陷“欺诈门”的高盛。4月中旬,美国证交会指控高盛集团及其一位副总裁通过设计极其复杂的衍生品欺骗投资者。4月27日,高盛高管接受参议院质询;4月30日,美国证交会将高盛案移交司法部刑事侦查。美国的调查表明,“投行高手”高盛的投资可能存在牟取暴利的投机行为,有分析甚至将高盛称为华尔街的“金融流氓”。

  就在高盛焦头烂额之际,持续半年的希腊债务危机陡然升级,特别是4月28日,标准普尔把希腊的评级下调至“垃圾级”,媒体的焦点从高盛转向希腊主权债务的违约危险以及做空交易。然而,调低评级决定来得有些蹊跷――那时,欧洲央行和IMF已承诺1200亿欧元的援助计划,防止希腊违约。

  5月6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抨击了对希腊债务危机的投机行为,认为信用评级机构对希腊等欧元区主权债务进行了“不恰当”评级。他说,信用评级机构必须承担起他们的责任,确保评级合理。

  为了应对投机分子的“煽风点火”,欧盟计划几个月后推出对信用评级机构的限制规定,并对评级机构严加防范与监督。

  欧盟试图“标本兼治”

  为了不让希腊成为第二个倒下的“雷曼兄弟”,为了挽救岌岌可危的欧元,欧盟、IMF和主要西方经济体联手出击,推出一套旨在维护金融稳定的“组合拳”,全面打响“欧元保卫战”。欧盟意识到,在希腊危机“决堤”之前,必须构筑多重防线。

  目标投向中长期改革

  这次救助方案总额达7500亿欧元(约合9550亿美元)。欧盟委员会委员奥利?雷恩说:“我们将不惜一切代价捍卫欧元。”

  时隔两日后,欧盟又重磅推出两条振奋人心的举措,一是出台一系列中长期改革建议,包括强化欧盟财政纪律、加强宏观经济政策协调和建立危机应对长效机制等改革建议,以此希望防止今后希腊债务危机的重演;二是建议接受爱沙尼亚成为欧元成员国。

  眼下这个当口,两条措施尤其是欧元区接受爱沙尼亚加入,无疑将给市场注入强心针,不仅有利于恢复投资者对欧元的信心,同时也向波兰、保加利亚等因希腊危机而放缓甚至暂停加入欧元区进程的国家表明,欧元仍然具有足够的吸引力,欧盟不会让欧元体系轻易崩溃。

  可以说,7500亿欧元是稳定欧元区的一剂强有力的“吗啡”,是为了“治标”;而出台中长期改革建议则是针对欧元区体制缺陷而做的长远打算,是为了从根本上解决债务危机问题,是为了“治本”。

  救助遭市场多方质疑

  然而,对于欧盟的救市组合拳,市场也提出了质疑。市场的疑虑在于:欧盟的援助金额虽大,但落实不易。

  首先,欧元区国家财政状况普遍恶化,在自顾不暇的情况下从何掏出巨资拯救别人?4400亿欧元援助属双边担保,这意味着并不需要马上掏钱。可一旦出现问题,欧元区国家是否有能力兑现承诺正受到市场质疑。

  第二,密集的欧洲债务债权关系,已使单一国家违约问题扩展为系统性风险。

  第三,此次欧盟金融“震慑”计划改写了欧盟发展进程中确定的多个游戏规则,如对挥霍无度的成员国救助,将产生巨大道德风险;欧洲央行为保卫欧元所采取的购买成员国政府债券措施,将对欧元币值稳定、欧元区通货膨胀带来长期挑战。

  鉴于这些疑虑,欧盟这次可谓是孤注一掷。分析认为,如果仍无法挽回市场信心,7500亿欧元恐怕也难挡希腊债务危机扩散。

  内部机制需改革

  出台于危难之际的最新救助方案,其长期成效成为关注的焦点。欧元能否平安渡过这道难关?欧元前景何在?本报记者采访了两位国际经济学专家。

  点评救助方案:

  中长期并不乐观

  潜在风险未显露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陈凤英认为,7500亿欧元的空前救助方案还不是解决根本问题的“药方”。也就是说,这项救市是为了稳定欧元和金融市场,不让危机扩散的“止痛针”。对于中长期效果,她认为并不很乐观。

  首先,这次希腊危机与此前华尔街危机不同,是延续首次金融危机的“次生危机”。希腊没有充分的融资空间,只能缩紧银根。而希腊增税和削赤等紧缩措施,是应对债务危机不得已的选择,希腊势必会经历更长时间的经济衰退;其他欧元区国家的削赤措施,同样会拖累它们的经济复苏。

  其次,包括葡萄牙、西班牙在内的“问题国家”债务状况仍然堪忧,应对这些财政赤字的成本在扩大。由于这些国家的主权评级进一步下降,欧元会继续贬值,金融市场也会随之一蹶不振。

  最后,欧洲央行考虑大量向市场注入流动性,很可能引发欧元区的通胀担忧。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经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江涌认为,欧盟此次救市规模之大,说明此次危机对欧元的打击力度之大、严重程度超乎想象,未来不排除蔓延到中东欧国家的可能。因此,欧盟决定防患于未然,未雨绸缪。但此措施能否长期稳住欧元还不好说,因为欧元区有些潜在的危险还未充分暴露。可以说,这次稳定机制为“债务累累”的欧元区国家提供了机会,但最终能否化险为夷,将取决于欧元区国家能否抓住有限时间巩固财政,重塑市场信心。市场一直对希腊这样的少数国家的财政能力担忧,加上美国对冲基金和评级机构的“落井下石”,欧洲债务危机的进一步升级风险还存在。

  另外,新救援机制导致的国内政治矛盾也不容忽视,希腊等南部欧元区国家说服民众放弃过舒服日子的习惯,德国等“埋单国”的民意反弹可能酿成新的政治风暴。

  点评解决途径:

  既要暂用“创可贴”

  更要准备“大手术”

  陈凤英认为,从根本上说,欧元区的债务危机在于其自身结构性缺陷以及各经济体发展的极端不平衡。因此,实行泛欧金融改革是欧元的根本出路。首当其冲的是改革南欧的高福利政策,改革退休和福利制度,减少公共支出,是欧元区解困的一大根本途径。

  另外,希腊的教训告诉我们,欧元区不可无度扩张,达不到条件坚决不能进来。另一个教训是,为何加入欧元区的希腊的问题隐藏了10年后才被发现?这就告诉欧盟管理者,今后要严明纪律,加强联合金融监管,严厉打击金融造假。只有标本兼治,解决经济缺乏竞争力和内部危机应对机制缺失等问题,欧洲债务危机才有望真正得到解决。

  江涌认为,7500亿是“创可贴”,而欧元区显然需要“大手术”。如果希腊危机在2月或者3月解决的话,可能2000亿欧元就足够了,因此欧元危机最根本的问题是欧元一体化机制问题。未来欧元区各国财政监管力度必须加大,在财政税收政策和人力资源管理方面都要趋于一体化,才能弥补欧元现有缺陷,实现欧元的真正稳定。

  对于欧元与美元之间的斗争,陈凤英认为,在相当长的时期内欧元很难挑战美元,欧元转嫁债务的能力要低得多。

  欧元遭遇危机

  “加速度”下滑

  截至5月14日,欧元兑美元一度跌穿1.24美元水平,报1.2359美元,创19个月以来的新低。

  尽管此前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承诺向陷于财务困境的欧元区国家提供巨额援助。但欧元的反弹之势未能持续,投资者担心全球经济复苏步伐将因此减缓。

 

分享到:
  相关延伸阅读   频道热文精选
 
 
人为什么怕鬼
[2014-12-20]
幸福是一种生命本质的存在
[2014-12-20]
不要总想表现得比实际情况
[2014-9-24]
为乐趣而读书
[2014-9-17]
爱与恨
[2014-9-11]
新疆旅行,你知道应该注意
[2014-4-19]
台阶的高度
[2012-12-22]
互不相容
[2012-12-22]
成功的时机
[2012-12-18]
木炭和沉香
[2012-12-18]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意见与建议 | 公司网站 | 友情链接
陕ICP备07501458号   QQ:570315961 点击这里和我交谈或者留言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Copyright 2007-2008 www.qxuc.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