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学修养休闲生活经济前沿佛语禅心世界风情
  当前位置 >> 读书女人 >> 经济前沿
央行多渠道提速人民币国际化
日期: [2010-5-11]   

  人民币国际化开始提速了。

  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长夏斌日前在上海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表示:“虽然美元主导的国际金融体系十年、二十年变不了,但人民币应该积极参与国际货币间的竞争。随着境外人民币使用量越来越大,人民币使用粘性就会增长,国际份额就会提高。”

  《中国经济周刊》从中国人民银行相关人士处获悉,央行正在酝酿扩大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建立离岸金融市场、扩大境外人民币投融资平台等政策以提速人民币国际化。

  准备扩容跨境人民币结算试点

  2009年7月6日,国务院决定在上海、广东4城市与港澳及东盟的货物贸易进行人民币结算试点,这被外界视为人民币国际化元年。

  然而,半年之后,截至今年2月,全国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金额仅为120亿元左右,交易笔数只有900笔左右。这样的规模和笔数只占对港澳及东盟货币贸易额的零头。

  针对这一情况,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方上浦认为:“目前试点政策把境外贸易对手限定在港澳和东盟一些国家和地区的企业,采取行政准入的方式来确定企业的试点资质,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的潜在需求。”他透露,在一些地区,特别是非洲、拉美一些国家的部分地区愿意在一般贸易或者中资背景中接受人民币结算。

  除了贸易目的地试点受限之外,国内试点城市只有上海及广东几个城市,这也让山东、浙江、江苏等出口大省感到遗憾。记者了解到,作为我国出口基地的江苏、浙江两省,对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有着较强的现实需求。

  “在长三角地区开展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有利于将试点工作向纵深推进,”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上海总部主任苏宁在长江三角洲金融论坛上表示:“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稳步扩大试点地域范围,增加试点企业的数量,使得我们试点工作能够全面地进行开展。”

  这是否是央行酝酿第二批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城市的信号?据记者了解,包括江苏、浙江、山东等在内的14个省市已被列入考虑范围。

  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二司司长李波证实,“去年底,包括人民银行在内六部委(商务部、海关总署、国税总局、银监会、外管局)的确(就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 联合进行了调研,目的是调研如何进一步完善制度。”目前,六个部委已基本形成共识,从境内试点的区域、境外试点的区域及试点企业等方面尽快扩大试点。

  不过,也有观点认为即便“扩大试点”也“太过保守”了。夏斌表示:“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应该赶快做,不要再搞试点了,全国各个省都可以做,没有试点的必要。所谓担心的风险是政府有关部门对于有些问题(出口退税等问题)没有准备好,应该尽快全面放开对现有工作形成倒逼机制。”

  此外,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国际金融市场分析小组4月2日发布的《2009年国际金融市场报告》透露:“ (央行正在)研究推动将试点项目由货物贸易扩大至服务贸易。随着试点政策知晓度的提升,企业参与积极性的增强,企业对于服务贸易采用人民币结算的需求也日益突出,有必要将人民币试点由货物贸易扩大至服务贸易。”

  建立境外人民币投融资渠道

  然而,无论是跨境人民币贸易结算地区、企业、区域扩容,还是从货物贸易向服务贸易扩容都无法解决境外持有人民币“保值增值”的问题。

  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方上浦认为,境外人民币接受程度比较低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人民币的发展。现阶段人民币还没有实现可兑换,境外的人民币市场还未形成规模效应,境外人民币流通和沉淀还主要限于周边相对来说本币比较弱的国家和地区,包括港澳地区。

  这意味着,境外从贸易渠道获得人民币不能够进入到国内的资本市场,也很难实现“保值增值”是该项试点工作很难推开的关键原因。

  “应该关注境外人民币的来源和运用缺乏有效途径,”央行货币政策二司司长李波认为:“在稳步推进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和风险可控的前提下,逐步有序地开放我们境内一部分人民币市场给境外合作的主体,这也是为了境外主体获得人民币和运用人民币的渠道。”

  夏斌向《中国经济周刊》表示:“如果我们想让境外贸易对象和投资者持有人民币,必须让人民币有投资和储备的功能,必须让这些人民币享受中国经济高成长的好处,必须有管道让它回流境内,所以应该借助现在QFII(外国专业投资机构到境内投资的资格认定制度)管道让境外人民币回流国内。”

  苏宁则认为,应该允许和贸易有关的人民币的购售,资金的融通、拆借,包括贸易融资贷款都是可以的,当然我们有一个总量的监控来保证它风险可控。

  据夏斌透露,中国人民银行、国家发改委正着手研究推进境外机构在境内发行人民币债券、境外人民币资金投资境内债券市场等工作。

  离岸市场建设呼声渐起

  不过,放开债券市场仅仅是境外人民币拓展渠道的一小部分,而真正让这些海外人民币长期获得保值增值则必须发展人民币离岸市场。

  今年3月末,苏宁在上海表示:“如何发展人民币贸易,就需要有一个探索,我们现在的做法希望流到境外的人民币可以在境外的人民币离岸市场上进行交易,使拿到人民币的国外企业可以在这个市场上融通资金、进行交易、获得收益。”

  什么地方合适建立离岸市场呢?3月末,苏宁明确表示,支持在香港建立人民币离岸市场。他同时表示,我们也在研究,能不能在上海建立人民币离岸市场。两地应该寻求如何合作分工。

  “目前,香港更适合建立人民币离岸市场。”夏斌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中国目前资本管制不能完全放开,又要参与金融全球化,又害怕全球金融化,我们只能走人民币离岸市场,目的就是更多地参与金融全球化,也要防御全球金融化,所以必须选择另外一条道路。有人民币离岸市场逐步实施屏障,逐步由管理浮动汇率向更浮动的汇率制度转化。”

  夏斌还表示,人民币离岸市场在香港与上海建立的内容是一样的,有利于人民币走出去战略的实现。目前,香港在法律制度、客户网络、国际认可有比较优势。而从资本相对管制的情况下来看,香港比较容易走的快,但也不排除在上海做,两地离岸市场应该建立进一步的沟通渠道。

  截至目前,《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包括“以人民币支付我国部分逆差、允许国内企业用人民币到境外投资、对部分境外机构提供人民币贷款以及人民币支付对外援助等”都被纳入央行的政策放宽的范围。

  人民币国际化考验央行调控

  然而,面对央行官员频频做出提速人民币国际化的表态,也引发了学界的一些担忧,人民币国际化将考验央行的调控能力,比如说对热钱冲击的监控、对货币供应量的调控等等问题。

  4月初,苏宁在一次讲座上表示:央行只监督、控制人民币的跨境流动,对人民币出境以后怎么用、怎么管我们管不了。因为资金在境外也不归你管,如果说我们在设计制度的时候还想管境外,就无法操作了。对资金在境外如何使用要受当地金融监管部门的控制,我们也没法管,就不管了。

  而夏斌担心人民币国际化之后会对央行控制国内信贷规模产出影响。他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境外人民币增多的话,对于央行调控货币M2会产生影响,考验央行调控能力。”

  或许,现在谈论如何调控人民币国际化后的央行监管为时尚早。“人民币可兑换是人民币国际化的基本条件,但还称不上人民币国际化。”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理事长戴相龙在博鳌亚洲论坛上预测,“人民币国际化需要历时15年至20年。”

 

分享到:
  相关延伸阅读   频道热文精选
 
 
人为什么怕鬼
[2014-12-20]
幸福是一种生命本质的存在
[2014-12-20]
不要总想表现得比实际情况
[2014-9-24]
为乐趣而读书
[2014-9-17]
爱与恨
[2014-9-11]
新疆旅行,你知道应该注意
[2014-4-19]
台阶的高度
[2012-12-22]
互不相容
[2012-12-22]
成功的时机
[2012-12-18]
木炭和沉香
[2012-12-18]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意见与建议 | 公司网站 | 友情链接
陕ICP备07501458号   QQ:570315961 点击这里和我交谈或者留言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Copyright 2007-2008 www.qxuc.com All Rights Reserved.